11岁的宁波姑娘加入韩国天团惹来争议

2018-05-31 08:03

  11岁的宁波姑娘楼思诺一下子成了网红。原因是关于她的一段视频从昨天(5月29日)开始在网上疯转。11岁的姑娘已经是小模特了,还入选了韩国女团。她妈妈说,投入了20万,觉得挺值的。对于小思诺的成长,有人

  原因是关于她的一段视频从昨天(5月29日)开始在网上疯转。11岁的姑娘已经是小模特了,还入选了韩国女团。她妈妈说,投入了20万,觉得挺值的。

  无独有偶,去年浙江11岁童模叶祖铭也曾因标题为“混血小童模年入七八十万,梦想是娶迪丽热巴”的视频走红网络,同样惹来争议。

  家长把孩子送到童模培训班去提升气质,有的能脱颖而出成为明星童模,轻松月入过万。

  从这段视频中,我们可以大致了解楼思诺的成长历程,她5岁开始学习舞蹈,擅长古筝、主持、声乐等,9岁开始走秀,可谓多才多艺,去年还成为了韩国USSO女团。孩子说,自己今后偏向想当明星。

  从留言看,有些80、90后网友表示羡慕,惋惜自己没有这样的童年和机会,但不少网友也表达了对孩子发展之的担忧。

  “锻炼孩子的自信是好事!但是过早的接触这个圈对这个年纪的小孩来说不一定是件好事。”

  甚至,还有一些更为激烈的言论,说这是价值观的扭曲。但是,也有很多人评论说,只要孩子开心,有什么不可以?

  今天(5月30日),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上了楼思诺的妈妈。楼妈妈告诉记者,网友的这些评论,她昨天也看到了。

  “还是以平常心来对待吧!我的初衷是为了锻炼女儿的自信和气质,没有想女儿以后要去当演员,我觉得那样会很辛苦。那天视频里的记者来采访时,我根本不知道,之前从没想到过女儿会说想当一个明星。”

  楼妈妈说,自己之前没有问过女儿这个问题,女儿这样说她都感到很意外,可能孩子还不懂明星的概念。

  小思诺现在正在宁波读五年级,“学校学习没有耽搁,照常上课,文化课补习班也在上,我从来都是教育女儿书要读好。”楼妈妈说。

  “学校老师推荐我们去报名的,这个韩国女团在中国二十多个城市海选过,最终总决赛放在韩国,一共选出女团七个、男团七个。入选以后,我们寒假在韩国接受培训,确实非常辛苦,孩子基本没时间去玩。”

  至于20万的投入,楼妈妈表示主要用在上课培训和出去参赛,虽然走秀会有一定的报酬,但费住宿都要自己承担。

  在去年走红的视频里,叶祖铭这样介绍自己,母亲是他的经纪人,有时候母亲不给接单子,他就自己跟厂家聊。

  孩子说,年收入高的时候八十多万,低一点五六十万。做童模高的一年能赚五六百万,七百万的也有。谁都想有个富裕的生活,将来能成明星就成明星,做网红也不错。

  比起叶祖铭、楼思诺这样已经在童模圈有一定知名度的小模特,更多还是籍籍无名,走秀根本拿不到钱,甚至还要倒贴钱的。

  张女士说,正在上走秀班的是他5岁的儿子。“一开始就是觉得小孩有点驼背,性格也有点内向,听朋友介绍说学这个对纠正体型,增强自信蛮有好处的,就带过来报名了。”

  “家里人一开始也很不理解,觉得一个小男孩学走秀干嘛?但几次课和走秀活动下来,确实背也挺了,性格也大方了许多。”

  “小孩自己不常喜欢,我们也没想过让他继续走这条。明年9月就要上小学了,肯定也没那么空,还是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。”

  去年,张女士曾陪儿子参加过一场童装订货会的走秀。“早上11点就到场地集合,彩排化妆换衣服,晚上7点半才正式开始,结束已经快9点了,到家卸妆再洗澡,孩子晚上10点左右才睡着。这一整天,肯定是家长全程陪着,不然孩子那么小怎么可能放心?”

  “累是肯定累的,不止小孩累,大人也累,不过也很锻炼人。因为那场秀全程都是孩子自己一个人在后台,家长只能在前面看着,也不能进去帮忙。”张女士如是说。

  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口中了解到,绝大多数童模不可能有太高的收入,除非是已经小有名气的。“很多家长不太计较出场费用,只要能有展示的机会,他们就很高兴。”

  比起能收到代金券报酬的陈女士,最近乐乐妈给5岁女儿报名参加了一场据说能在浙江卫视的“大秀”:一次费用580元+100元化妆费,住宿和交通费自理。

  童模市场供需两旺,法律规范尚属空白谢女士是一位童装摄影师,偶尔也做童模经纪,手上掌握着数个童模群,平时商家有什么要求往群里一发消息,常常能收到上百个童模报名。

  谢女士说,童模产业现在可以说是“供需两旺”。“大规模兴起用童模也就是近一两年的事,原来只是一些儿童用品、童装品牌会请,现在扩展到房展车展这些大型展会,童装网店是寻找童模的主力。”

  “找我报名的,最小的才半岁,说实话,我们不太愿意用那么小的婴儿,因为拍摄过程很麻烦,婴儿不配合,也娇气,万一病了,或者碰着,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。”

  然而,随着童模产业愈加红火和竞争加剧,很多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。“目前经纪公司大多面临尴尬局面,存在合作关系不稳定、报价不透明、不签约等现象。”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上海汇业(宁波)律师事务所嵇思涛律师分析说,对童模的出现,法律没有性。《广告法》中虽然了10岁以下儿童做广告代言人,但儿童作为广告的表演者是允许的,且广告商要支付儿童的表演劳务费。但有时候,儿童模特走在了两者的模糊地带。目前,中国没有法律或具体规范童模业,很大程度必须依靠家长和行业监督并孩童权益。我们只能呼吁相关部门尽快对诸如此类的演出内容进行规范,同时家长自己要树立健康的观念,也不是一定能够把孩子培养成明星。

  目前,国内童模市场仍处在初级阶段。在这片新生江湖中,孩子们看似是主角,但在他们背后站着的是家长的期待、培训机构的精细算盘以及商业世界的真实竞争。